追蹤
橘 色 男 人 心
關於部落格
我的心情
我的愛情
我的碎碎念
  • 484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似是而非

這件事情
其實很複雜
讓我簡單的敘述一下
某個高中生
寫了ㄧ篇小說
他的同學們都說   這篇小說是抄襲 九把刀的
他把小說寄去給九把刀
問他說    你覺得像嗎
九把刀回覆
你做了什麼你自己知道

那學生並不承認自己抄襲九把刀
九把刀說    那你把小說PO上網
讓網友們來判斷
學生說
他不能PO上網     因為這篇小說他已經投稿青年文學獎
.
那篇疑似抄襲的小說得了文學獎佳作
九把刀去找了主辦單位
發現主辦單位    本來就知道這篇小說    有疑似抄襲的嫌疑
於是
怒火中燒的九把刀要求要和學生見面
在家長老師陪同之下
.
約定見面的前ㄧ天
晚上十一點    會面被取消
隔天記者開始追這則新聞
隔天蘋果報導
九把刀控高中生抄襲
用以大欺小的觀點
描述這整件事情始末
高中生的家長
去向蘋果爆料
.
看到那篇報導
我覺得荒繆的部分有幾個部份
.
ㄧ是評審的反應
.
評審團主席季季說 :
.
九把刀是知名網路作家,且以他的年齡,不應與後生晚輩計較,且陳同學的文章只是理念與他相近,並非抄襲,若他無法接受,應尋求法律途徑解決,而不是向學校抗議,造成該生心理傷害,「九把刀的作法是失敗『顛倒』的教育。」

文學獎評審團主席季季表示,兩篇作品文字用句不同,「我想它是一種理念比較相近,或是思想模仿,但不是抄襲,模仿跟抄襲不同。」
.
九把刀 為何要向學校尋求解決? 而不訴諸法律 ?
向學校尋求解決和訴諸法律
哪一種比較會造成學生的傷害?
我不懂這位資深文學人為何會認為
向學校尋求解決    是造成學生更大傷害的一種方式
而不是   直接訴求法律控告
學校教育的失敗和不可信任   已經到了這個程度嗎?
.
二還是評審的反應
.
文學獎頒給模仿作品或是頒給抄襲作品
對於文學獎本身的公信力
是否有影響?
.
不論是模仿或是抄襲
在這個事件上的本質
對於當事者   被模仿或是抄襲的對象---九把刀而言
他的心情    基本上應該都是一樣的
季季認為   模仿的作品可以得獎    
這個看法   是否會讓這個文學獎失去了他的公信力?
或是在某個程度上
這個文學獎頒獎鼓勵的宗旨本身    並不在乎作品的原創性?
.
三 還是評審的反應
.
評審朱天心表示
文字是個人創作,陳生用語言延伸概念,絕大部分都在論述自己的洞見,跟抄襲大不相同,
「我覺得他寫得比九把刀好很多!」
.
創作好壞見仁見智
據說   據主辦單位說
在確定得獎之前
她們有招集評審討論
是否牽涉抄襲
確定無誤之後   才決定給獎
這些評審用   模倣非抄襲繼續硬ㄠ
不願意承認自己私心或是錯誤
反而橫生枝節的批評原創
誰寫的比較好   真的不是這個事件的重點
朱天心模糊了焦點    也失去了中立
.
在九把刀的部落格中
他詳述了事件始末
可以看出
這個激動的年輕人究竟為了什麼
要和更年輕的高中生計較
.
我覺得好玩和荒謬的是
週邊這些所謂大人的反應
兩位評審顛三倒四    立場偏頗的回應
讓人啼笑皆非
學校的態度
媒體的興風作浪
家長的護短
主辦單位的規避責任
.
站在私人的情緒上
我對於現在小孩的不負責任和任性以及自以為是
厭惡到極點
這個高中生的所作所為中
看不到一絲ㄧ毫對別人的尊重
.
我對於媒體和執行者的態度
同樣厭惡到極點
大家都來硬ㄠ就可以解決事情
大家都來利用媒體模糊焦點
就可以是非不分   真理莫辨
.
就操作立場來看
這件事情最簡單的操作方式
只要    讓九把刀妖魔化
不斷的提及他    以大欺小
到最後
到底真相是什麼
早就不重要了
這些原本該負有監督 教育以及執行責任的人
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
就像是那位學生家長   不負責任的對媒體說
人家有錢有勢    我們惹不起
ㄧ下子就把 九把刀打入妖魔道    也博取了不清楚狀況的人同情
然而
弱者是否真的值得同情?
有文化局   新店高中  和資深作家撐腰的   文學獎佳作得主
真的惹不起九把刀嗎?
.
兩位資深作家
用模倣非抄襲的觀點決定了這篇疑似抄襲的小說    可以得獎
也同時是對著作權的某種傷害
她們不肯認錯的態度令人失望
也同時會自食惡果
畢竟    創意和想法本來就缺乏保障的
用哪一種認定方式
影響了著作權被認定的方向
此例ㄧ開
人人自危
.
吳淡如在被指控抄襲事件中
被逼到無路可退
一字一句對照之下
終究出來承認抄襲
那種難堪的場面是
一字一句對照下發現
相似度實在太高
吳淡如再不認    只會落得品德低劣的臭名
現在認了起碼還保有肯認錯的尊嚴
.
在九把刀列出的對照表中
可以看出
雖然在講同樣的事情    兩人的文字的確不同
這樣的判定本來就該更加小心
.
我最無法接受的是
季季說的
九把刀不該向 後生晚輩計較
.
這些人該教育的時候不教育
不傷及自身利益時候
就展現大器風度
九把刀    藉由私下會面希望得到解釋和認錯
遠較直接訴諸法律來得圓融寬大
這樣的作法    依舊被妖魔化
季季竟然還說    他不應該向學校抗議    應該尋求法律解決
我想
季季很清楚
直接打官司
九把刀並沒有勝算
因為   那個高中生的文字   並沒有像吳淡如一樣   逐字逐句連標點符號都相似
所以他牙尖口利  老神在在的叫九把刀去尋求法律解決
.
法律   到底有沒有保障九把刀?
當然沒有
這也是   季季敢大放厥詞的原因
然而
我還是認為
這種言論ㄧ出
季季   終究自食惡果
.
現代小孩的自以為是   對於別人的不尊重   對於處理事情的目中無人
再加上教育單位和成人世界的立場角力
讓這個事件
更添了許多荒謬和我不能接受的部份
摒棄掉這許多
官僚和腐儒的廢話
我只覺得
這些人
都白活了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