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橘 色 男 人 心
關於部落格
我的心情
我的愛情
我的碎碎念
  • 486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喝酒

我的女同事愛喝酒愛打麻將 他以前在FUNKY喝酒 門票價喝到飽 後來 FUNKY換老闆之後 他再也不去 因為討厭新老闆 屢次轉戰不同的地方之後 她找到了一個新地方喝酒 . 以前在FUNKY喝酒的時候 她就說要帶我去 我永遠裝閉俗 最近他發現的新地方 不斷鼓吹要我去 我答應了 她每次說要帶我去的那天 總會先去打麻將 打到一點多 說要去喝酒打給我 我 當然說 不可能 . 那天晚上十點多 我和TRA在吃飯 女同事打電話來說 來喝酒 我們正在去的路上 吃完飯送TRA回家之後 下著大雨 我還是風雨無阻的跑到晶華飯店附近他說的那家PUB去 . 女同事下來接我 騎樓有一堆日本偶像的歌迷 來台灣開演唱會的日本傑尼斯偶像歌手 住在晶華飯店 下著大雨 那些歌迷還是坐在旁邊的騎樓等著 是想說半夜十二點 歌手會下樓去7-11被他們堵到嗎? . 一進去 類似海棠血淚那樣的歌曲 響徹雲霄 一個我認識的同業 正在鍵盤老師旁邊放聲高歌 非常的那卡西 和店裏的裝潢很不搭調 我坐了下來 開始一堆的介紹 很奇怪 這裡的同業好多 聽說過的認識的不認識的 都是GAY 我盡量讓自己不要喝太多酒 但是 認識新朋友的方法 就是 喝一杯啦 我的女同事千杯不醉 人生最大樂趣就是灌人酒 她的單眼皮男友坐在旁邊 穿著粉色襯衫 是這一桌最稱頭的一位 可惜不是GAY 她們來這種地方鬼混的唯一原因是 很好玩 很有趣 喝酒很開心 . 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他和方或是XD又不一樣 年齡層偏高 喝酒為主 還有樂手在旁邊彈琴 客人可以上去唱歌 簡單講就是個GAY BAR 但是據說老闆原本沒有要把店開成這樣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就變成了GAY BAR了 . 然後朋友會介紹朋友 這人和那人會牽拖 認識的方式很簡單 就是互乾一杯 我喝啤酒加酸梅 甜甜酸酸的比較沒那麼難喝 我的酒量其實不好 但是我同事覺得 我是有本錢喝的 因為我只要喝到吐 吐完就沒事情了 之前公司尾牙 同事生日發生過兩次這樣的事情 吐完了 我就若無其事的自己開車回家 女同事說 我帶得出場可以在外面玩 但是我總覺得 為什麼要把自己喝得那麼痛苦? . 坐下來一輪介紹完了之後就是喝酒傻笑 不時有別桌的客人 是這桌的某人的朋友 然後又介紹另外一個朋友 七牽八拖又要再喝 我當然盡量裝死 沒點到我就不會主動衝上去敬酒 . 遠遠的 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其實進來的時候就瞥到他 是一個以前工作上交集的朋友Liu 但是 不想主動去認他 既然被叫了 當然不好裝不認識 就演大方的過去打招呼 那人 是喝醉了吧 開始跟我叨唸有的沒的 然後說很欣賞我 我笑笑 一直在想脫身之策 好不容易趁他嚥口水的空檔 逃回原本那桌去 . 喝酒喝酒喝酒 大聲的笑 開心的笑 無意識的笑 有人會耍寶 有人說笑話 有人會打情罵俏 除了女同事之外 清一色都是男生 酒愈喝愈多 人愈來愈茫 我知道不喝到吐 我就會一路昏死 但是我真不想吐 這不過是個半路被叫來隨喜的場合 沒必要搞得跟自己生日一樣 . Liu和我們這一桌莫名奇妙的開始攀談 隔著幾張桌子對我們這桌喊話 他不斷的和我的女同事說 我是個好人 喝醉了……我心想 然後 不幸的 他招手叫我過去 介紹另外一個香港人和我認識 那香港人 說國語 他說因為喝醉了 所以說得比較標準 我身陷在一個胖子和一個香港人中 胖子很隨性的靠在我身上 我不好意思推開他 香港人講話會碰觸我的手勾著我的肩 沒有不高興 但是被兩個一點也沒感覺的人這樣摟摟抱抱的 還是覺得怪怪 當然 並不會覺得是被吃豆腐 只是覺得…啊…我莫名奇妙的發生了這輩子被陌生人摸最多次的狀況 . 有時候會想 就去當一個紙醉金迷的人吧 在聲色場合中恣意的過日子 偏偏又沒有這樣的本錢 我在那樣的場合裡 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ㄍㄧㄣ 所有的人包括自己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算是喝到茫 走路歪歪倒倒 腦袋還是清醒的 我的女同事說 啊你鐵蛋啦 我沒辦法像其他人那樣放開胸懷撒開來表現自己的另外一面 我在都是GAY的場合覺得自己是個外人 在異性戀的場合希望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對象 一樣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在醉得半茫的時候覺得自己特別清醒 在清醒的時候渴望醉倒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