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橘 色 男 人 心
關於部落格
我的心情
我的愛情
我的碎碎念
  • 485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陽明山的回憶

.


毛毛細雨中
我獨自
開車上陽明山
仰德大道入夜之後有了一絲人去樓空的冷清
花季開始了
可以想像白天時候這裡的喧鬧
然而七點多的晚上
只有一種夜的荒涼和趕著下山的倉卒車燈
.
雨一直下
從家裡出來的時候並沒有什麼雨
一路上山愈來愈大
到了竹子湖的時候    扎扎實實的下著大雨
下車的第一句話
" 幹!! 好冷 "
.
竹子湖的海芋都開了
是採花的季節
但是莫名變冷的天氣讓這個地方入夜之後多了一點詭異的氣氛
公路兩邊小吃店門口    依然有店員站著招攬生意
又風又雨的我看了都冷....
我高中最好的朋友
在這裡開店......
.
才不過是橫過一條不到幾十公分的路     從車上進店裡
我就已經冷到要開始發抖了
那是一間鐵架搭起的花棚
只是被拿來當成小吃店
約莫二十幾桌
乾淨明亮    桌上舖著一般海產店常見的塑膠袋
準備上一桌客人吃完   直接把塑膠袋捲起來整個丟掉
省去擦桌子的麻煩
.
小翰不在
但是我看到二哥和大哥還有我永遠記不得的大哥的老婆已經到了
高中的時候
莫名其妙的我有九個拜把兄弟
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拜把的???
後來聽到二哥介紹我們這群朋友的時候
用的稱謂都是   " 我結拜的..... "
我才知道       喔     原來我被結拜了.....
一共九個人   我排行第九
.
如果   我曾經有過一段青春歲月
應該就是高中的那段時間吧
懂得愛人   懂得為一個人心動了之後又為他心痛
和一群朋友窩在小翰家    每天想盡各種理由不想回家不想上課
一群人中有的休學隔年再回學校
有的原本在重考結果考得更爛
常常
因為心情不好就跑上陽明山的小翰家
遙望大台北的夜景
直到後來小翰搬下山獨自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
更是成為這群朋友的聚集地
.
我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二樓那扇窗戶   爬出去是一樓的屋頂    但是因為是瓦礫搭的
不是很牢靠     只能輕輕靠著  不能在上面行走
而我們
就在那邊講了一夜又一夜的心事
.
小翰是第一個知道我喜歡男生的朋友
也忘了是在怎樣的狀況之下
讓他知道了
應該是我愛上的那個人太痛苦了
終究要找一個出口.....
.
年輕的愛情   似乎都有各自的眉角
小翰的第一個女朋友
小梅
似乎也讓他牽掛多年
後來很久之後和小翰聊到感情
這個女生       竟然每次都會跳出來
我才知道
他一直沒有忘懷......
不管生活多艱難困苦
在心裡某一塊地方    不知道為何
小翰一直都放著這個人
但是畢竟沒有繼續下去
.
小翰後來結婚
娶的老婆也叫小梅
我從來沒有任何困擾
因為離開高中之後
我和小翰       就已經是一年見個幾次面的朋友了
只是
我總是覺得     即便很久很久不見
看到小翰
我們還是可以立刻就進入對方心裡最深的那個角落
分享最難過和最不堪的心情
.
我很少很少那麼喜歡       我朋友的老婆
尤其是高中好友的老婆
基本上我都有一種她們把我朋友搶走了的感覺
然而    第一次看到小梅
我不但是喜歡她還帶著感謝
不只一次的告訴小翰
幹!!你真是燒了好香
.
小翰的工作一直擺盪辛苦
小梅陪他著做所有辛苦的事情
胼手胝足的建立起兩個人的小世界
識大體又懂得自嘲
.
走進小翰的餐廳的時候
四下巡了一眼
小翰--這家店的老闆    正坐在一桌客人間    陪著聊天
應該又是陽明山上的管區或是里長地頭之類的人吧
小梅應該在廚房
大哥二哥自顧自的抽煙聊天
.
我和大哥
一點也不熟
他是小翰高三時    在學校附近租屋的室友---後來成了拜把兄弟之中的五哥的最好的朋友
那種距離    遙遠到我到現在還不敢問他
是何時結婚的......因為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
.
二哥就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學了
不知為何他就是那麼老.....
我和二哥是很好很好的朋友
但是因為觀念和想法的差異
他始終和小翰在我生命中 差了一小段距離
小翰懂的我說的話
二哥永遠用三重埔的硬漢方式去處理事情和看待事情
但是奇怪的是
不知道為什麼
我就是會和二哥這種人成為好友....
在學校出社會        我都被貼著文藝青年感覺的標籤(其實骨子裡一點也沒氣質......)
和二哥那種出身三重埔的簡稱台客型的男生
其實看起來一點都不搭嘎
但偏偏就是好朋友
從高中一路走來
我們.就是有著堅強的友誼
是那種一通電話就會把你歸類在一起的對象
.
二哥知道我喜歡的男生之後
隔天
丟了一本書給我
忘了是誰寫的
那時很流行的心理學叢書之一
教你如何戰勝自己    教你如何改變自己
我在一節上課中翻完
知道他不會對我有任何幫助
卻又希望從那之中找到上岸的竹筏
當然是失望的
那種書比吳若權還沒用
二哥後來總覺得我沒有看那本書
因為我隔天就還他了
他始終覺得    我的問題在於自己的頑強不肯改變
.
我不知道要怎麼讓他知道
會愛上男生     並不是靠著黑幼龍就可以改變的
基本上那是牛頭不對馬嘴
但是那無損我和二哥的感情
就是天南和地北的朋友
他口操台語    講著我聽不懂的俗諺
從小生活環境讓他江湖味十足
每次我在他身邊都覺得格格不入卻又很有安全感
.
二哥去年底結婚那天
我的感觸最深
那是後話了    今天不想講....
.
老三是個女生
是我們常常愛去泡的咖啡店的店員
我隱約知道的是
大哥想要把她     後來也真的在一起一段時間
然後
就散了...
.
老四最神奇
沒有人搞得清楚他到底家庭背景是什麼
但是活生生的上演了一場戲劇性的謊言
他常常編造出自己家裡富裕的假象
形容住的地方用的東西開的車子
都超越應該的想像    都是最高檔的
但是我始終都覺得他說的很有問題....
到了畢業之前
終究被揭穿
有時候我常常想起老四的心態
我們這群朋友
沒有一個是富家子
更沒有人因為家裡經紀狀況而對彼此另眼看待
大家常常窮得要死的互相擋瑯度日
我始終不懂   老四為何要編造那些誇大的謊言來騙我們
.
二哥最後一次看到老四
是幾年前
在某家酒店的門口
他在當圍事........
.
老五
就是那時小翰的室友
嘉義上來重考的重考生
結果和我們廝混了一年
隔年考得比第一年還爛
又回嘉義去重考.....
.
老六就是小翰
.
老七是我高中的第一個好朋友
一直和我之間有著奇怪的友誼關係
我們一起開始學吉他
剛上高中夜校的時候     白天他每天來我家   一起練吉他打發無聊時間
一起上學   一起放學
我媽唯一認可的    我可以外宿的同學家
就是他家
但是後來我們也漸行漸遠卻又維持著某種程度的感情
高中生就是這樣吧
交朋友眉角很多
現在回想都不知道那時的眉角到底從何而來
.
老七得到金曲獎幕後人員獎項的那天
我在現場
在開場之前. 我見到了很久沒有見到的老七母親
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是   
" 煙少抽一點啦 "  做媽媽的直覺   他不支道為何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看穿這些年來我開始抽煙....
老七帶著他媽媽到現場
他站在台上領金曲獎的時候
那些陳年往事忽然從我眼前流過
很奇怪的感覺......
.
老八是我第一個愛上的男生
愛了十年之後死心
開始真正的去談自己的戀愛
然而    他常常在某些時刻忽然跳出來
我在想
這群拜把兄弟之中
唯一可以找到他的人
只有我了吧
那也是另外一個故事....
.
陽明山上冷到我真的開始發抖
喝了熱湯也無濟於事
.
不知道為何
往事歷歷在目
我卻都想不起來了
那些高中時候青春正盛的當口
經歷的自以為的苦與痛
現在往往要很用力才能回想起一絲絲
當初的不快樂與苦痛
現在都不算什麼....
當然
那時候的快樂與經歷
也被淹沒在後來人生的汪洋中
那就是我常常在講的
其實
當時的苦並不代表什麼
因為終究都會過去
.
好在
我從來沒有懷念過也從來都不想回到過去
.
另外一個我們的朋友可沒有那麼好命了
他在經歷過高中那段歲月之後
永遠念念不忘
他不是我們拜把兄弟之一
但是其實感情更密切
只是
他在某個階段背棄我們
自己跑去休學
連理由都不給這群朋友一個
讓大家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麼
.
很多年後的現在
我再問他
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了
只是
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
他一直在過往歲月中
繞不出來
他常和我聊到當年的那些事情
我都已經遺忘的
我說
忘掉吧
將近二十年前的往事了
真的不知道
為何會念念不忘
.
我看到了人心中
最跨越不過去的鴻溝---自己
自己不放過自己
任誰也沒辦法
.
冰冷的陽明山
喝了小翰家奇怪的藥酒
食道像被火燒過
身體卻又是冰冷的
驅車下山   有昏有醒


某些記憶    
也許會忘記
也許會淡掉
但他就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了
我常常想起那段青春當盛的日子
卻明明什麼都忘掉了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